•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跨年夜

除扣发的八千元之外,老杨和我的怀里分别揣了四五沓崭新的红票子,胡甜瓜也有三沓多一点。一年的血汗钱啊!

我们在一家建筑公司干活,焊工。工资不像机关单位那样,按月准时会打到工资卡里,而是每月只发一点生活费用,剩余部分到年底一并结。平时,我们几个头疼脑热,或者遇到点事儿,总是咬咬牙往过扛。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打借条提前预支,就是为了多攒点。(剩余1172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刺青
    广州文艺 2020年12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