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陡沟

1

雨点很大,月季花被打得东一点头、西一点头的。天明倚着门瞅了一会儿,担心花瓣会被打落。那一簇月季挤在院子东南角,乱蓬蓬的,像是野生的。天明记得小时候里面还钻出过蛇,王庆喜要毁掉,随便种两棵番茄、豇豆也比种花实惠。祝小凤不同意,说那一片月季是院子里唯一的亮色——亮色这个词从此印在了天明心里。天明其实不喜欢月季,月季花朵太大、太张扬。(剩余3378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打赌
    广州文艺 2008年09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