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就这样”絮语

温 暖

1982年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分配到广州幼儿师范学校当美术老师,每天除了上课外,就想着怎么画画。因此,还为自己找了个借口,所谓的“分配不对口”,好在校领导也支持,认为我是画画的料,有条件的话,会让我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要知道,那时候我特别想当个职业画家,可以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画画。

为了这个目标,我不停地画,油画把宿舍堆得满满的,只留一张床休息,现在想起还有点后怕,要是晚上睡着,画塌下来怎么办。(剩余5254字)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夜袭
    广州文艺 2020年03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