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勐腊

不期而遇的小县城。下午两点

纤腰的木质佛像端坐

壁龛深处,旅馆门前盛放炮仗花——

越过九十公里丛山和芭蕉林

你们闯入这光线黏稠之地

门市半掩,前台傣女杏眼怔忪

“本店不刷卡。晚8点后供應热水。”

假期少市声,街道属于探访者

高德地图失效,你们用眼睛和脚掌问路

看呀,拐上加油站近旁的小径

就是曼蚌佛塔——铜铸的塔身在夕光里

灼灼燃烧,背对无可逃遁的瓦蓝

石头里渗出的神性

从此地(河畔小丘)洒向南腊河的支流

更远处是爱丁堡公爵指认的热带雨林

你们将在那里习得高空行走

还将从榕树和舞龙藤身上习得更多

你们将讶异于气生根和透亮的桃花水母

而此刻且漫步于勐腊

错综平缓的街道,从说傣语的妇人手里

买香茅草烤鱼、甘蔗和米酒

去解读一排排扭动的蟹爪文

去寻找这里的每一座银行、学校、药店、理发店

去做一对在明艳的光线里衰老的本地人

或者驱车行至贸易繁盛的磨憨口岸

或者在野营地冒死扎入澄澈的湖水

或者身如丝绵柔缓地拉宽拉长

这是罕有的属于你们的时间——

像天真的鸽子不知风暴将至

像走完一生一样走入一个温柔的良夜。(剩余13字)

畅销排行榜
  • 广州文艺 2019年08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