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古镇

你试着拂去春天唇上

轻薄的脏,你试着从匍匐的倦里站起来

时髦女子提灯笼鱼贯而过

幽魅的足尖这样扰动了青砖

你从夜色里辨认一个病妇的面容

似雨后的玉兰花瓣残破难堪

半个世纪身躯在人世间煎熬

究竟熬出满心的不甘和周身霸权

逃啊,逃啊

逃开过来人的机锋

逃开隔代人的盘算和凶险

有一双凌厉之眼盯准你后脑勺

逃啊,逃啊

灯光盈盈古镇里情侣手臂缠腰笑容洋溢

大戏台上一出《白罗衫》或《桃花扇》脆生生上演

吃螺蛳粉和拍照的人向读书人努嘴忘却

心事

然而黝黑的码头诡奇地漂过了一只又一只死亡的驳船

逃啊,逃啊

田园将芜,胡不归?

未及成熟却被反复收割——

躺在铺着薄荷和茴香的铜盘,用餐室

枝状灯烛高悬,叫父亲的男人和叫母亲的女人(姻亲的而非血缘的)

手持刀叉嚼吃三月干瘪的脉管。(剩余24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凤凰
    广州文艺 2009年01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