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芭蕉

我落寞得太长久了,以致于不记得已有多久。我有时听见从我身旁经过的人说落寞这个词,我想笑,除了我,这个世界还有谁更了解落寞?我究竟落寞了多久我已记不清了,是五千年?还是八千年?甚至是万年?头痛,真的记不清了。

我究竟是个什么生物一直很难界定。自从女娲造人起,那天她把我拿在手里,捏了又捏,团了又团,可就是没有捏成人形。(剩余9736字)

畅销排行榜
  • 暖流
    广州文艺 2010年13期

    广州文艺

  • 验资
    广州文艺 2019年10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