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永远耸立在时光之流(三题)

离父亲三周年的日子尚远,母亲就一遍遍叮嘱我,按照风俗,亡人过了三周年后便是喜了,之前过年时儿女们或不贴对联、或贴白纸黑字的,而之后就可以恢复正常贴红对联了。母亲要我不能再像父亲的头周年和二周年那樣,在父亲的坟上放声大哭、很哭、长时间哭,这样对主家不好。

眼泪立时汹涌奔泻,这个我怎能做得到啊,我无法控制自己那彻骨彻心的悲痛与哀伤!不在父亲坟前时,我的眼里尚且常含泪水,在父亲坟前我又如何能忍得住眼泪?三周年之后,我对父亲的缅怀和思念只会与日俱增、永无了时,又怎么可能是什么喜呢?

既然母亲特别强调说是乡风习俗,我就不得不认真考虑和对待,毕竟我得顾及他人的感受,不能一味从自我出发,就像处理父亲的衣物,本来完全可以如家乡那些亡人们一样,在父亲的“五七”和“周年”时,将那些衣物全都拿坟上烧掉,以此送给那边的父亲。(剩余1157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