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飞天》一直在我的身边

最初知道《飞天》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内蒙古高原的一所三流本科院校里“放养”着——彼时刚恢复高考没几年,没有师资,图书馆的书很少。我们像一群饥饿的羊,到处寻找青草。那时,《飞天》从天上掉下来,其中的“大学生诗苑”让我们癫狂!诗歌是那么高贵的存在,“大学生诗苑”像一支箭射过来,插进了一棵树,触及到了苍老的年轮和洁白的树心,至今我都能回味到疼痛的欢欣。(剩余266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