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老党员父亲与皇粮

从今儿起,你就是吃皇粮的了!父亲一进门就喜滋滋地说。父亲拿着师范录取通知书,把我名下的一亩半耕地交给了村上,从此,我就成了“公家人”,是吃“皇粮”的。

这是我十五岁那年的暑假。第二天天麻麻亮,我跟着父母亲上山拔胡麻。成熟的胡麻秆很硬,地也很硬,尽管戴着手套,拔几把手心就酸痛、灼烧。为了减轻疼痛,我用胳膊夹住硬生生齐整整的胡麻,半跪着,用全身的力气来对付。(剩余389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