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李老乡先生最后的日子

一出机舱门,轰的一下,热浪将人吞噬。这热,不像兰州。

从舷梯下来,走到航站楼入口,也就四五十米的距离,全身已经汗透,眼镜也糊住了。门口有阴凉处,我站在那里等牛庆国,却感觉一点也不阴凉,一样的潮热,一样的湿气粘人。

天津机场不算大,我和牛庆国往外走,一面给接机人打电话,上电梯,很快找到8号出口。

接机的是个姓侯的小伙,胖乎乎的,留着刷刷头。(剩余948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