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八步沙,草木婆娑

我说了很多次——那时候,我住在腾格里大沙漠边缘的一个小村庄。我一遍遍絮叨,不要厌烦,至少让人家把话说完嘛。可是,沙漠的话,是能够说得完的吗?

不过,腾格里大沙漠好端端地杵在那里,并不是为了给我啰嗦的。它是风的老巢,沙的老窝。动不动要刮老黄风、老黑风,吞噬掉庄稼村庄,直刮得穿墙破月、天昏地暗。尽管如此,沙漠边缘的村庄还是要生存下去,庄稼还是要种,一辈辈的人还要活。(剩余347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