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安放在抽屉里的青春

“我在给您写信,还要怎样呢?我还能说什么?”

这是普希金的诗体小说《叶普根尼·奥涅金》里达吉雅娜写给奥涅金情书里的第一句话。情书的最后一句是:“写完之后,我不敢再看一眼,羞愧和恐惧使我手足无措。”

达吉雅娜充满羞涩的情书寄出去了,而我年轻时所写的情书通通留在了抽屉里。因为那时的我竟然相信,相爱的人能从风里听到爱的信息。(剩余863字)

畅销排行榜
  • 父亲
    读者·校园版 2016年19期

    读者·校园版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