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卖鹅

我和母亲赶着鹅群来到四里外鹅市的时候,太阳才露出半截脸。

太阳老高了,鹅贩子还没有来。母亲对另一个卖鹅的妇人说:“今天的鹅这么多,价格怕是……”“谁说不是呢,可到了该卖的时候了。再说,”妇人接过话,又指着身旁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说,“我这孩子天天放鹅,身上都被稻叶划得没一块好皮了。”母亲看看那孩子又摸着我光光的后背说:“我这孩子也一样,每天晚上洗澡一碰到热水,就疼得要命……”

天越来越热,似乎划一根火柴就能将空气点燃。(剩余1464字)

畅销排行榜
  • 不值
    短小说 2009年04期

    短小说

  • 花种
    短小说 2011年12期

    短小说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