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官司

三叔来时,是个秋天的中午。在三叔声俱泪下的叙述里,我不得不挂断了与梅英的电话。

三叔还是穿着他那件黑呢子大衣,袖口已经磨破了,前襟和领口也没有了细绒和光泽,下摆还沾了从山坡上带来的老婆针、褐色泥点。我知道,那些泥点一定是过洛河时溅上去的。这是三叔进城的标志性着装。三叔的第一句话是,鸿,你要给叔做主哩!人家都爬到你叔头上了。(剩余1543字)

畅销排行榜
  • 不值
    短小说 2009年04期

    短小说

  • 味道
    短小说 2009年04期

    短小说

  • 花种
    短小说 2011年12期

    短小说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