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手的表白

眼看要过年了,黑子的女人也要回来了。女人下广东快一年,黑子在家盼得心里生疼,早早就给女人备下了三块糍粑。他和儿子舍不得吃,小心地将糍粑放在大海碗里,用腊月水泡着。女人每次打电话回来,除了说想汉子和儿子,就说念着家乡的糍粑。她说:“把糍粑在炭火上烤了,酥酥的,脆脆的,香香的……就着排骨汤下肚,三天后还能打着香嗝……想死俺了!”说得黑子吧唧着嘴,口水拖了尺把长。(剩余2007字)

畅销排行榜
  • 花种
    短小说 2011年12期

    短小说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