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当盛世繁华遇到青春年少


打开文本图片集

唐诗读至韦应物,生性浓烈、口味偏重的人,或者沉湎于盛唐的青春歌哭、流光溢彩,不甘心回过神来的人,容易将他等闲略过。但另一些人则被一种气息吸引,停下来细细地读,像在雪天咀嚼梅花的花蕊,或者于夏夜独自倾听竹露的声响。

但即使是喜欢他的人,如果只是细嚼梅花或静听竹露般地品韦应物的诗,难免会有一种误会——说得好听呢,可以说这位诗人本性宁静而恬淡,似乎天生有隐士之风;说得不好听,却是,此君似乎生下来就是个中年人,从来没有年轻过。(剩余174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