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杏树下的狗


打开文本图片集

1

狗,我们都这么叫它,没人为它取一个名字。

狗是什么时候来我家的,我不记得了,只知道,自从我有记忆时,它就在了。白的皮毛上,蹲着几朵黑色的云,是它的肤色,白是白,黑是黑,分明而干净,我总是捏着一块煮软的红薯站在院子里,喊它:狗。

父亲在草垛上掏了一个洞,就是狗的家。很奇怪,年复一年,那个草垛总是在,母亲在冬天的时候,从草垛的四周均匀地往下扯草,拿去生火做饭、烧热炕头,可是,那草垛为什么不会变小呢?

每当母亲扯草的时候,狗就会从窝里跑出来,像个态度温良的人一样,安静地坐在那儿看着母亲扯草。(剩余259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