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自己救自己

夜深了,火车还在不知疲倦地疾驶。她身边的民工大叔躺在座位上扯着轻微的呼噜,嘴角流出了口水,把衣服浸湿了一小片。看得出,民工大叔睡得正香。巡逻的乘警转到别的车厢去了,她看了看四周,乘客们也都一个个在打瞌睡,她暗暗吸了口气,鼓了下勇气,把颤抖着的手悄悄伸向民工大叔的裤子口袋。民工大叔的裤子口袋里装着鼓鼓囊囊的钱包,钱包的一个角已从口袋里露了出来,只要用指头轻轻一夹,钱包就出来了。(剩余123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