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金色晚装鞋

李愉右手的指关节深深陷入汉尼厚厚的颈毛中,再次用力,一股浓热的鲜血,从小猫的口中喷出,溅到边晓拂的脸上。

“你,怎么哭了?”李愉好像刚刚看到边晓拂,双手一松,汉尼软软地摔到地板上。

李愉缓慢地举起手,轻轻擦擦边晓拂脸上的猫血,将血红的手指举到眼前,玩赏似的看了半天,然后慢慢凑到边晓拂的脸,舔了起来。(剩余16192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