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法医情

“妈妈,你当初为什么要当法医的呢?”

看着讲台下女儿了解中带有崇拜的目光,张惠芹的耳边再次响起从小到大,这个女儿问自己最多的问题。

是啊,每一个人生都有一个开始。

张惠芹的记忆中,她的人生永远跟那一个个绵延不绝的坟头有着密切的关系。最初是那青砖的门洞。高或是低,残缺的某一处缝隙里,偶或有一株两株嫩绿的青草孤寂地生长,它们的样子执拗而又挺立。(剩余7552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