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纸醉

我跟丁默克认识好几年了,我是他的心理诊疗师,也是他的好朋友。丁默克是他登记求助者信息时的化名,尽管我已经知道他真实的姓名,但是我仍旧习惯地叫他老丁。

丁默克第一次到我的诊所来是一个飘雪的初冬。天气阴冷得厉害,从窗户向外望去,街上都是缩着手脚的行人,穿着泡打粉发酵过一样鼓胀胀的外套。汽车的尾部喷射出阵阵烟雾,在铅灰色的天空下氤氲成一团。(剩余730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