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不叫碰瓷那叫什么

“我是阿福古,贵莲婶的邻居,隔两座屋,”阿福初来深圳,电话里这样报的家门,“我家在祠堂边,你一定识得我!”

阿福所说的贵莲婶是我姨妈。他这么一说,我就想到了他的屋子。

“你一定还记得那口池塘吧?那一回你在游水,我不會水,蹲在岸上看。”阿福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阿福成功捕获了我的记忆,我记得那口塘,在塘里游过水,不过无法判断,他说的是哪一次。(剩余1671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闹宴
    当代小说 2015年12期

    当代小说

  • 从良
    当代小说 2015年12期

    当代小说

  • 螃蟹
    当代小说 2021年01期

    当代小说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