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荷灯

大奶奶死了,噩耗是村长打电话告诉我的。他说,大奶奶在中元节晚上放荷灯时滑进河里淹死了。

我把大奶奶的死讯告诉祖父和父亲。祖父已经被血栓拴住好几年了,记性也不好,根本想不起来这个死去的女人与他有什么交集,僵硬地笑笑问,谁啊?祖母在一旁给他开玩笑说,你的那个老婆死了,去送送她吧。祖父摇摇头,还是记不起她是谁。(剩余644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问骨
    当代小说 2013年09期

    当代小说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