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缝隙

事后,文清丽经常想,当时姚柱的脸为什么那么丑,话更丑,邻居家的大狗恶起来也没有他凶。三个人的魂被他的丑吓掉,许久没有折返回身上。

生活了二十年的家突然变成冷库,寒气逼人,文清丽是在一瞬间产生这种可怕感觉的。她知道心冷了,想暖过来很难。搬出去,更恰当地说是逃出去,是她应对姚柱丑恶行径的唯一办法。用“丑”来说姚柱,她知道这个字的分量,但是却找不到别的更合适的字眼来说他。(剩余1039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问骨
    当代小说 2013年09期

    当代小说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