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汗蒸馆

雪  梅

小蝶的汗蒸馆开业这天,我们镇上只有两个人给她帮忙。一个是雪梅,另一个是吆鸭子的男孩米宝。

“那个女人一看就是个贱货。大冬天穿黑丝袜套皮裙,分明是在勾引男人嘛。”开牙科诊所的韦牙医说。

理发店的老李接过话头:“我算是开眼了啊。她一不放炮,二不奏乐,连开业酒都免了。”

雪梅说:“你们这是在扯卵谈!”

其实,早在汗蒸馆开业之前的十多天,整个乌拉镇就吵得沸沸扬扬了。(剩余717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设宴
    当代小说 2020年09期

    当代小说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