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江城子

姐夫万之理打电话过来时,冯城正在剪头。严格说来,头剪完了,正在吹。

翠翠的头吹得不错,人也漂亮,每次来洗头,总会给些福利。转眼到了冬天,穿得厚,福利给不了了,所以,头吹得仔细。年前,弄头发的人多,边上等的人有点烦了,说:“姐姐,我赶火车。女人的头也不至于吹这么细吧?”

翠翠说:“我这哥年前最后一个头,总得帅上加帅吧!”

冯城是江城大学文学院下属单位《写作评论》杂志社的行政秘书,姐夫万之理是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剩余4412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