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鲜花与口罩

33年前的常州城里找不到一家鲜花店;33年后的今天,常州满城找不到一家开门的鲜花店。寂静的街巷,触目皆是口罩,白色的口罩,黑色的眼睛……

1987年的春天,我病了。头痛,出现脑积液,住进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作抗感染治疗。27岁的小伙子,整日躺在病床上是什么滋味?我利用治疗的间隙,偷偷步入当年一院老病房大楼(现存的那幢民国建筑)后的小花园,闻泥土春天的气息,听绿枝拔节的声音。(剩余211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