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守护

母親的头痛已持续数月,久久不得缓解,医院诊断说,劳累郁结,连带影响到整条右臂。大夫语气很重:“几十年了,神经已经萎缩,还怎么治?!”我看着母亲瘦脱相的肩胛骨、再也伸不直的手指,只能拼命仰头,将眼泪逼退。

母亲一生操劳,茹苦含辛,她的心里独独没有自己。三十余年前那个吉日良辰,秀外慧中的母亲下嫁给父亲,从此死生契合,无怨无悔。(剩余271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