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或者我们(外一篇)

1978年的村庄,我的襁褓、血衣之地。

我对村庄的认知就是泥土、庄稼、野草、溪流、农具、炊烟、鸡鸣、狗叫、树木、羊圈、磟碡、河流、山川和矮塌塌的茅草房,还有亲人的唤归声。村庄和田野之间,隔着的是一条澄澈蜿蜒的小溪,澄澈得叫人心疼,不忍亵渎。小溪是个顽皮的孩子,她一旦撒起娇来,在村庄里打个滚,留下一方池塘,然后沿着倾泻下来的日子,朝着深邃的寂寞里远去。(剩余1321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