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幸存者说

冬日的那个午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去见那个叫林飞扬的男人。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开这么长途的车,奔驰在三百多公里的县级公路上,赶在日落之前到达那座叫早道田的监狱。

两旁繁盛的树木盘曲在空中,把公路围成了一条绿色的隧道,放眼望去,悠长不见终点。越往南开,树叶越发荫绿得让人窒息,在昨夜细雨的濯洗下透着光亮。(剩余2074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母亲
    长江文艺 2010年10期

    长江文艺

  • 简陋
    长江文艺 2020年12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