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屋顶上的爱默生

1

不到最后一笔,没有人能看出她画的是什么。

她的最后一笔,从无例外,总是眼睛。

人类的眼睛,动物的眼睛。一只眼睛,两只眼睛。她画眼睛很简单:用笔随意地圈画几个线条,形成一个不规则的椭圆。有时她能够把这个不规则的形状用黑色填满,但更多的时候不能——她的专注点虽然不大,却也并不是很具体,因此,这个不规则的形状看起来就像一小只胡乱缠绕起来的线团,线与线之间的留白有大有小,有粗有细,像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剩余3289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母亲
    长江文艺 2010年10期

    长江文艺

  • 简陋
    长江文艺 2020年12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