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情境

灰背椋鸟和长吻松鼠,

望着突然来到林中的我们。

感知是最美的事,而世事理解起来就很难。

当初的我们,是如何相互对待的?

—— 一个坐在车尾朝后面喊着的女人,

—— 一个穿着雨衣伫立在雨中树下的男人,

—— 一个抱着马脖子把头埋在鬃毛里的孩子,

喊聲、雨声、马鸣声……我们麻木地听着,

并没有联系起来去想。(剩余3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母亲
    长江文艺 2010年10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