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天津一家人

黄婉莹最近都是烦心事,最烦心的还数丈夫方大志。方大志下了班提着他那个用了多年的人造革旧提包,进门就哭丧着脸。正做饭的黄婉莹瞧见他脸色,知道在单位这一天又过得不愉快,也就不问工作上的事,挤出笑脸招呼:赶紧洗手坐下吃饭,蒸了茴香猪肉包子,小米粥凉得差不多了,我盛去。

方大志洗了手坐下,拿起个包子咬了口,果然阴着脸开口道,妈的这班越上越没意思,老子都不想去。(剩余2843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母亲
    长江文艺 2010年10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