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不戴头巾的男子汉

我生下来的时候有多小,母亲说得最形象,她说可以装在我父亲的鞋子里。出生的时候我只有三斤多,最后怎么活下来了,估计更多是靠的运气——“此乃天意,天不灭曹”。及长至五岁,就跟着两个哥哥去上学了。

我觉得那时候我是个最悲催的学生,说是跟着两个哥哥上学,俩人根本不管我。其实他们也是各顾各,如果其中一个人跟人家打架了,另外一个就会这样撇清:“你们该打只管打,只要不提名道姓骂父母,我绝对不会管!”没办法,江湖义气第一桩。(剩余364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