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与自己沟通

我在广州时,有幸在一位我非常尊敬的长辈手下谋生。她官至厅级,又是一个干实事儿的人,事情多到一年四季也忙不完,但是每一年的清明节前夜,她总是闭门不出,给她逝去的父亲写一封长信,回忆她这一年来吃过的苦头,得到的褒奖,受过的责怨以及来年的打算。这样的信,在她父亲逝去十余年后,她一直坚持着,从未间断。开始的时候,我始终不解,一个如此精明能干激扬文字的女中豪杰,为何如此迷信?

有一次闲谈,她告诉我说,这与迷信一点边都沾不上,而是因为父亲从小对她最了解,在她心里,父亲就是另一个自己。(剩余972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