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无数个夜里,我深埋心底的青春浪花一朵朵扑向梦境,浅浅的,蓝蓝的,然后在礁石上落花成空。

我不喜欢做梦,真的,特别不喜欢梦见你。

冰冰,这六七十年了,我特别害怕梦见你,害怕梦见我们的校园,害怕梦见湖边树林里“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歌声,害怕梦见我的冰冰正站在月光中朝我微笑着,款款地朝我走过来。(剩余33615字)

畅销排行榜
  • 集团
    安徽文学 2012年01期

    安徽文学

  • 开 心
    安徽文学 2019年04期

    安徽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