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四个人跳舞

“以桐——”一个声音高八度地喊过来。

我和蔓蔚不约而同地回头,是他,这个傻瓜,我们已经在人海中找他十五分钟了。

端木好不容易挤到跟前,气喘吁吁重复着:“以桐以桐。”蔓蔚不耐烦地一挥手:“叫够了没?名字都被你叫烂了。”

买票、等车、上车,一系列机械化的行动。我被人群推来搡去,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剩余4092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