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如鲠在喉

这是我第几次把手伸向电话了?食指那么熟练地在数字键上盘旋,只是当它滑向最后一位数字时,心突然一紧,另一只手抢在前面用力将话筒按下去,瞬间两手都无力了。呆呆顿了一会,觉得似乎可以呼吸了,才慢慢陷入沙发。

胡凡,什么时候开始,才慢慢陷入沙发。

还记得一次在公司的酒会上,我多饮了几杯,狂态毕露,拿起筷子敲着碗碟演说。(剩余615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