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父亲的树

记得的,有段年代的1978年,是这个时代中印记最深的,如同冬后的春来乍到时,万物恍恍惚惚苏醒了,人世的天空也蓝得唐突和猛烈,让人以为天蓝是染杂了一些假——忽然,农民分地了。政府又把地分还给了农民们,如同把固若金汤的城墙砸碎替农民作制成了吃饭的碗,让人不敢相信;让人以为这是政策翻烧饼、做游戏中新一次的躲猫猫和捉迷藏。(剩余2026字)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北漂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9年08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